“傻坏蛋”于东来

扫码阅读手机版

来源: 中国企业家 作者: 编辑:刘子安 2024-06-22 10:49:00

内容提要:大多数人,都想一窥胖东来的经营“大法”,而于东来想告诉大家的,是人生的“活法”。

  |《中国企业家》记者 梁宵

  编辑米娜

  头图来源|受访者

  熟悉于东来(胖东来创始人)的人都知道,在原则面前寸步不让的他,也是一个不太会拒绝的人。

  一次活动上,主办方提前告知不要找嘉宾签名,但当人群围拢过来,刚刚起身要走的于东来又坐了回来,一直签到最后一个人,他写每个字,都一笔一画,认真又用力,有人请他再画个心,他口中说着“不会”,仍思索着画了一个。

  所以,当相识超过20年的王填(步步高董事长)连着四次请他“出山解围”之后,于东来最终被诚意打动。尽管就在不久前,他刚刚为此前对嘉百乐(江西上饶连锁超市)的帮扶而向胖东来团队道歉,“保证不会再做这种傻事了”。

  他自称“傻坏蛋”,抖音号、微信名都是这个,“你看做这个事儿不就傻子吗?”他对《中国企业家》说。他口中的“事情”,不只眼前的改造,还有长达20多年的理念分享。那些道理,是他走过太多的弯路,受过太多的屈辱获得的:他曾经疯狂地想赚钱,并在这个念头的驱使下铤而走险,最后身负巨债;他说自己心眼小,有过两次自杀的念头;他见过极端的恶,也感受过巨大的善,并由此获得了关于生命的哲学启示。而他觉得,“这些获得不是自己的东西,你的能力、智慧都属于这个社会”。

  改造企业,也是分享的一种方式。

  5月14日,步步高九华店调改动员会现场,图为于东来和王填。摄影:邓攀

  4月初,胖东来20个人的帮扶团队来到长沙,他们刚刚从嘉百乐长达9个月的改造前线撤回没多久,又投入到步步高的调整中。而这仅仅是个开始,越来越多的企业找了过来,既有如嘉百乐一样区域性的,也不乏像永辉那种规模型的,他们有的堵到许昌,有的则一路追到了湖南。

  这打乱了于东来的计划。他今年58岁,是属马的狮子座,天生自由随性,喜欢到处玩,用他自己的话说,一年在办公室的时间加起来也不超过5个小时。

  “从去年3月份到今年,我都没怎么玩了,这两年可能失去了一些(自由)”,他坦言有些累,但企业身上发生的变化让他欣慰。在他看来,中国商业正走入一个转型时点,“希望通过改造这种方式多帮一些企业,让更多行业往品质的方向去走,也希望激发中国企业对发展理念的反思和校准。”所以他决定,“今年会把时间更多用在走企业上面。”

  5月15日,湘潭这座城市正处于太阳火辣辣的炙烤中,这里是步步高的大本营,因盛产湘莲又被称为“莲城”——跟胖东来的大本营许昌有着一样的别称;除此之外,两家企业还有另外一层缘分,它们都是在1995年创办的。

  那是中国零售市场蓬勃初起的年代,外资零售商家乐福刚刚在中国内地开出第一家门店,中国本土零售商也先后冒头。数据显示,1992年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突破万亿元,2003年接近5万亿元,5年后猛增到10万亿元,之后4年又翻番到20万亿元,2015年达到30万亿元,2019年超过了40万亿元。

  大多数企业狂奔在上市、扩张的路上。2008年,步步高作为首家上市的民营连锁超市出尽了风头,这种态势一路延续到2019年的鼎盛期,当时步步高门店数量超400家,营收近200亿元;2001年成立的永辉更如一匹黑马,狂飙9年之后上市,2017年又成功闯关千亿元市值。

  在其他企业忙着开店的时候,胖东来则先后关闭了十多家门店,而这些门店盈利情况都还不错;在其他企业不分昼夜抢市场的时候,胖东来从2012年开始“每周二闭店休息”,“不只让员工休息,也让商品、卖场休息,因为都是有生命的。”于东来解释,“改革开放让我们高速发展,但在很多方面,我们没有真的跟上,我们走得太快了,产生了很多驾驭不了的东西。很多企业家还不具备真正做企业的能力。”

  美国作家梭罗在《瓦尔登湖》里写道,“我们为什么如此急于成功?假如有个人落在其同伴的后面,或许是因为他听到了不同的鼓声。”在黄金时代的喧嚣中,很少有人能接收到于东来听到的声音;如今时代的潮水退去,曾经被忽略的声音具象为残酷的现实:激进扩张的步步高退守湖南本土,挣扎在破产重整的进程中;永辉的营收依然足以傲视同业,却挣脱不出亏损的泥淖;不只步步高和永辉,商业世界也日益陷入倦怠、内卷的症候中。

  就像一则商业寓言。2023年,在零售业普遍亏损、关店的大潮中,胖东来超市板块收入超过30亿元,净利达到1.4亿元。在世俗的价值坐标中已然“成功”的胖东来,也给于东来曾经少有人懂的理念镀上了现实的金边,“十几年前我说的时候,他们也学一点,但是不会那么坚信;现在他们更相信了,改起来就会更快。”于东来希望,“这次的帮扶行动能让中国企业家去思考:化敌人为朋友,为战友。”

  真的可以吗?只有13家门店的胖东来,真的能撬动十倍于自己体量的步步高,甚至百倍于自己体量的永辉吗?胖东来的改造之路,真能通向一个新的商业生态吗?胖东来的理念,真的学得会吗?

  3月到5月,《中国企业家》跟随胖东来的团队,先后走访了许昌、新乡、长沙、湘潭四地,试图找到一个答案。

  第一法则

  “胖东来来了。”

  步步高梅溪湖的超市卖场也有了久违的人气:有人在正式开门前一个小时就过来排队,为了多抢两盒胖东来的网红月饼,还拽上了上小学的儿子;一位附近的居民,近一年都没来光顾过,“现在就想看看有什么变化”。

  这家近7000平方米的门店已经冷落多时,平日里的客流差不多2000人,日销15万元左右,最差的时候,一天只入账三四万元。步步高超市湖南总经理邓静坦言“很煎熬,心理落差特别大”。

  自救也救了。用邓静的话说,“为了把客人拉过来,各种方法都用尽了”——促销打折,甚至用上了百货业“满100送100”的大招。现在回想,这些看似能够拉动人流的法宝,反而摧毁了步步高所剩不多的市场信任。

  摄影:梁宵

  对于大多数陷入经营困局的超市来说,恶性循环总是这样开始的:资金链断裂——供应商断供——商品断货,无货可卖的超市为了兑现消费者手中的购物卡,将所剩不多的商品提价销售,最后在一片骂声中仓皇关店。当时的步步高,就站在这样的悬崖边上。

  但在于东来看来,步步高的情况并不算糟糕,胖东来之前改造的嘉百乐,用他的话说几乎“死透了”,等同于“空壳”公司——只是一个赚取扣点的租赁卖场,业务团队、运营团队、财务团队、管理团队都没有,在9个月的调改后,嘉百乐的日均销售额稳定在了30万元以上,是原来的两倍。

  “企业活不下去,肯定是团队不成熟,说白了就是企业对员工不好;我们去改变也很简单,就是要员工愿意干。”于东来说。

  每到一个商超,于东来第一看的就是卖场状态,第一打听的就是员工薪水,企业的经营状况也就掌握得八九不离十了。第一次去嘉百乐,他发现就像个养老院,一问果然,员工每天上班早8晚10,每月工资却只有1800元,“这点钱还想让人干活?站在这里就不错了”。之后他做了两件事,上班时间压缩到早9晚9,工资提到3000元以上。调改的第二天,他和嘉百乐的两个老板一起去卖场,快70岁的保安主动向他打招呼,“东来哥好”,于东来调侃道,“估计他还以为我是老板。”

  “调整企业走向美好,其实是很简单的事情。主要是要出台科学的收入政策、对员工好、对管理者好,再坚定卖好的商品,对顾客好、对社会好,结果自然越来越好。”于东来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最好的营销是真诚,最好的服务是商品。”

  这是胖东来经营之道的元点,就像“第一性原理”,这个由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提出的哲学概念,因马斯克的推崇而成为商业箴言,后者经常说,“按照第一性原理,这么做没有理由不成功”;如果让于东来说,“只要真诚,就没有理由不成功。”特斯拉依照“第一性原理”创建了一整套工作方法,胖东来也在真诚法则下推演出一套独特的运营标准:

  真诚的商品价格是怎样的?胖东来的商品价签上除了标出售价,还标明进价、供应商信息;真诚的售后服务是怎样的?胖东来建立了商品评价、退换、召回、赔偿的一系列售后流程,就像于东来说的,胖东来商品虽然不完美,但最起码能保证顾客的消费安全,放心购物。一位新乡本地人说得更直白,“买胖东来的东西,如果遇到问题,才算是中大奖了。”

  摄影:邓攀

  与胖东来的团队接触时间久了,邓静发现了曾经习以为常的很多“不真诚”:原来步步高超市到处挂着笑脸,要求迎宾员工90度鞠躬欢迎,更多是形式主义;此前卖场的通道都堆满了商品,为的就是增加销售,从没想过让顾客能逛得舒适;以往商品定价虚高,之后再打折,现在看起来,“就是一种欺骗”。

  如今(5月15日),步步高梅溪湖超市的调整已经过去一个多月,淘汰了70%的商品,超过3000个品类降价,自有烘焙区也在重新改造升级。“五一”假期,超市平均每天客流达到7万人,5天的总销售额超过1060万元。“我想过会变好,但没想到会这么好。”在披露这个数字的时候,王填感慨道。

  理念生长

  张力(某地方连锁超市总经理,化名)还记得,自家企业正式调改后的第一天。

  那天像步步高一样,超市门外早早排起了长队;不一样的是,当时已经入夏,天气很热,在外面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顾客满身是汗,门开了,他没有见到期待中的喜笑颜开,反而听到的都是骂骂咧咧;人群中,有一个上了岁数的老人家,看上去快晕倒了,公司的高管、员工径直走过去,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反倒是旁边两位顾客扶住了她。

  本想第一时间记录开业盛况的张力,拍到的却是这样的一幕——就像一个讽刺,他一下子想到了于东来经常说的,“你眼里只有钱,所以看不到顾客”;这句话他听了无数次,不过直到那天、那个时候,他才惊觉自己的问题所在:“卖场也改了、工资也调了,可理念还停留在原地。”

  对那些希望做出改变的企业,于东来的第一建议就是,“老板要觉醒,想开了,调改的事情就太简单了,做企业就太简单了。”但他也理解大家的“难”——“最大的阻碍就是习惯。”

  胖东来的很多经营理念都是反传统的。一位同行得知胖东来与供应商的合作模式,觉得很不可思议:一般企业都会进行供应链的成本管理,采购量增大,就压低采购价格,但胖东来却正好相反,如果采购量多了,他们反而会主动给供应商加价,因为按照他们的逻辑,生产规模增加之后,管理难度也会提升,这样会相应加大生产成本,侵蚀原有利润,长期下去的话,供应商很有可能牺牲品质来维持利润,所以“先去成就他,而不是操控他”。

  这个逻辑对于胖东来顺理成章,这是近30年的理念土壤上长出来的经营惯性,但对于其他企业来说,则是在跟过往的惯性交战,很多时候,道理上明白,但实践中却“经常反复”。

  “就像健身减肥,一松懈就会被打回原形。”太和文旅集团董事长赵淑红打了一个比方。太和从2016年开始推出胖东来游学业务,接待过的企业已有五六千家,领着别人学,自己也学,学了几百次,但按照赵淑红的话说,每次见到于东来,还是像见到“照妖镜”,照出自己的理念偏差。

  去年春节前,她带了一个马来西亚的学习团到胖东来物流园区参观,看到员工洗浴间里戴森的吹风机,高管办公室价值几十万元的音响,一下子就想到了自己:太和每年会拿出利润的30%分给员工,她本来打算年前分一半,剩下一半留到来年6月后再分,表面上的理由也说得过去:旅游本身有淡旺季,上半年公司用钱的地方会更多;但她也有藏在心里的小心思:年前都发了,员工跑了怎么办?

  “东来哥一直强调企业要对员工好,让员工幸福,但很多企业会把这个当成手段而不是目标,结果自然会不一样。”赵淑红说,这也是很多企业学不好胖东来的原因,就拿她自己来说,即便理解到了,在现实处理中也会摇摆——分钱还是为了拴住员工。

  那次回来之后,赵淑红把奖金在年前一次性分出去了,并没抱什么期待。结果呢?电话那头的她笑出了声,“其实真没想到,一些之前不怎么积极的部门,竟然主动开始配合其他部门的工作了。”

  实际上,胖东来不是今天才成为“取经”圣地,早在20年前,就因为开一店火一店而成为业内神话,吸引很多同行慕名而来,但后来这些企业或者掉队,或者改道,有的走远又绕了回来,一家地方连锁超市企业负责人就跟于东来说,“一直是按你的路子走的,走了十几年了,意志不坚定,走走退退。”对于这些企业来说,理念顽固难移,像是西西弗斯永远都推不到山顶的巨石,每到半山又再滚落。但多推几次,或许就能推得再高一点,推得更快一点。

  在江西南昌经营着近40家旺中旺超市的胡溶就是如此。她自1991年大学毕业后开始创业,那个时候国内超市不多,她就向西方企业学经营管理,核心的一条是以低成本获取高利润——与胖东来的几乎南辕北辙,理念的差异让她颇有些“水土不服”,4月12日,在长沙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的时候,她直言“还有一些迷茫和困惑的地方”,尽管如此,她还是按照胖东来的调改建议,给员工涨了工资、增了福利,缩短了上班时间,一个多月后的变化超出了她的想象——调改门店的客流稳步回升,业绩也实现了正增长。

  实际上,就连胖东来自己的员工,也是在无数次的现实操作中反复体会、不断磨炼对理念的理解和认知的。“说实话,有时候对理念的理解,跟东来哥还是不一样,认知高度达不到,但不理解的时候,我们依然会去执行,过程当中就会发现,真的像他说的那样,就慢慢懂了。”胖东来新乡区域负责人袁雪芳说。她印象特别深,有一次,于东来在纸上用笔一直画圈,画成一个解不开的线团,然后在中间点个点,告诉那就是她——“迷茫”。

  她1995年加入胖东来,那个时候公司还叫“望月楼胖子店”,但直到2012年,她才感觉“开窍”。那一年,于东来宣布胖东来周二闭店,并取消所有的节假日促销,也不允许再有任何营销噱头。一开始,包括袁雪芳在内的很多主管都有些担心,大促是百货业惯用的手法,胖东来这样做相当于主动退下火线,测算下来,一年可能会少1个亿的收入。慢慢沉下心来,才发现甩开那些花里胡哨的热闹,员工真正静下心来思考商品、钻研品类,生意反而比原来做得还顺利,“简单又轻松。”袁雪芳说。

  袁雪芳 摄影:邓攀

  这是一条漫长而艰难的进化之路,于东来很清楚这一点,也不希望这些企业带着压力上路,他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强调,“对改造这件事,大家期望也不能太高,以为都能像胖东来一样,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经历了这么多年的沉淀,其他企业也需要经历这个时间,慢慢缩小与胖东来的差距,但肯定比原来好太多了。”

  “不是神话,是科学”

  即便是初次见面,也不难感受到于东来的坦诚和热情。他打招呼的方式很特别,见面的时候总会问:“吃了没?”不管是早上10点还是晚上10点;分别的时候,他会嘱咐一句,“一定要开心快乐。”

  摄影:邓攀

  两句话,也道出了胖东来现实和理念的两面。

  一面,它身处零售业,做的是面向普通人吃穿用度的烟火生意,它的基层员工很多来自周边农村,高管的文化程度普遍不高,于东来本人也只上到初中二年级;但另一面,他思考的却是人生哲学,他读卢梭、黑格尔、苏格拉底、亚里士多德……办公室里摆的是哈佛、牛津、剑桥等世界名校的理念与校训,他想要引领员工追求的,是自由、幸福、阳光的生命状态。

  “有些东西靠大家想象,就像神话一样,但胖东来不是神话,是科学。”于东来始终相信科学的理念才能指引人们走向更轻松的生活,“胖东来能做到,大家也都能做到。”

  悟到与做到之间,是胖东来近30年的标准和制度建设。在邓静看来,胖东来真正是把文化渗透进了员工的行为之中。“很多企业把文化写在墙上,是口号,但胖东来的文化是做出来的,整个团队都在做。”越是近距离接触胖东来,邓静的感受就越深,“这几年的文化做得越来越细”。

  胖东来的标准包罗各个维度,有与卖场工作相关的专业标准、卫生标准、安全标准,还有与个人相关的健康标准、休闲标准,甚至爱情标准、孩子的教育标准、对待朋友的标准……仍在不断细化之中。

  这也是于东来始终强调的,“整个企业发展首先是制度高于一切,理念鞭策制度。”他曾在分享中提到,胖东来的员工因为不认真对待工作而犯错,代价是非常高的,“不开心可以请假,谁都有有事的时候,但是上班就要专心投入,这是对职业最基本的尊重,不见得每个胖东来人都能做到,但是做不到要离开。”

  “不要误以为胖东来是感情第一,感情如果放在第一位,社会永远不会稳定,必须有法律支撑。我们就是把企业制度当成法律一样去制定,在法律的基础上体现出人的友善,让生命在法律基础上永远保证是自由的。”在于东来看来,好的制度会让笨蛋成为智者,胖东来不是要去寻找优秀的人,而是通过好的环境培养优秀的人。

  他常说“幸福是状态,而非心态”。两者的区别是什么?按照于东来的说法,心态是无奈地劝自己想开点,调整自己心情的结果,最终所有的情绪都沉于心底,在身上它永远存在,存在的过多了,就失衡了。而状态则是好的环境,比如希望员工走向品质生活,就让休假“制度化”,比如每周二、春节闭店、一年30天年休假等;倡导员工更好地休闲娱乐,就给他们提供丰富的藏书、十几万元一台的跑步机、车间里也配置上高品质的音响……“让员工逐步懂得理解和享受生命和生活的美好”。

  胖东来的员工图书馆藏书丰富。摄影:梁宵

  胖东来一直在做的,就是把大道理拆成小标准,并融入身处其中的环境之中。

  所以学习胖东来,说简单也简单,它在官网上公开了所有文化标准,中央厨房也对外展示了自有商品的生产设备和制作工艺,但难度就在于,文化、标准和环境是统一的。曾经有一个企业老板,把胖东来保洁人员打扫卫生的流程照搬回去,要求员工依葫芦画瓢,结果员工都辞职了。

  “很多企业都是第一时间想学考核制度,但实际上,如果员工还没有形成这个观念,制度是推不下去的。”袁雪芳说,胖东来的企业制度,都是通过员工讨论,意见统一后才固定为标准的,而且不断迭代,往往一个制度出来之后没多久,就又更新了。

  比如2024年的“面条事件”。2月15日,有网友爆料胖东来美食城员工尝面后,直接拿未清洗的筷子在锅里搅拌。一天之后,经多方核实,胖东来认定该行为属于严重食品加工安全事故,按照公司制度对当事员工做出“解除劳动合同”的处罚;但通报发布后,很多网友留言和电话反馈处理过重,胖东来随即启动内部“合议庭”,在包括集团轮值总经理、餐饮部主管及当事员工等28人的投票决议之后,胖东来更改处理为“当事员工调离、转岗为非食品加工岗位”。

  那次合议,胖东来形成了13页的文件并对外公布,里面记录了合议庭成员及审议流程,并表示将由此“展开对公司各项管理制度标准的讨论,形成一个更科学、更人性化的制度标准”。

  于东来一直以来所希望的,就是胖东来的制度要更加科学、理性,不取决于任何一个管理者的喜怒好恶,能力高低。

  2019年,胖东来开始实行轮值制度,集团轮值总经理由各个业态“一把手”组成,每次轮值会有3~4个人协商决策;每个门店也有轮值店长,由门店内各个业务条线的负责人担任。同时,胖东来强调跨级轮值,这就意味着下一级要掌握上一级的能力。这两年,胖东来还逐步建立起合议庭制度,重大制度的颁发都要经过委员会投票,获得2/3的票数才能通过,如果有被辞退的员工感到不公,本人也可以发起申诉。

  “胖东来任何方面都有标准可依,不依靠任何一个人来运行,只要是这种体制,未来无论谁在谁不在都无所谓,发展路径都会是比较清晰的。”于东来说。

  也有他放心不下的。4月中旬,一起在泰国购物中心考察的时候,于东来对袁雪芳下了最后通牒,“6月份前一定要出去(离开胖东来)一个月”。他对记者说,“雪芳不像红丽(胖东来超市总经理)她们一直在我身边,她对美的感受力很强,但思想还是放不开,责任感太重,”在他看来,这样不仅高管自己不能从工作中脱身,也无法给下属提供锻炼的机会,他希望胖东来的高管都能在理念上独当一面,而不仅仅是他的追随者。

  回国之后,袁雪芳带着20个人的团队到了长沙,到现在(5月15日)将近一个月了,这段时间,除了店长级别的同事一周跟她通个电话之外,关于胖东来的各项日常运营,她不过问,也没人问她,以至于有一天,于东来问起销售数据的时候,她差点脱口而出的是步步高的数字。

  “以前不懂,听他说‘我死了怎么着’的时候,我们都不敢想,也不想让他提,”袁雪芳说,“后来真正懂了,不管谁不在,团队都会坚定地走下去。”

  商业的术与道

  5月14日,步步高九华新天地购物中心正式启动调改,加上先前的梅溪湖、星城新天地,胖东来的百货团队将同时对接到三个卖场的调改项目,问题比想象中复杂,但碰撞出来的办法总是更多。还有一些“小确幸”,比如她们在这里能吃到自家的DL面包,如今这些产品在胖东来的卖场经常断货、买不到。

  这是胖东来帮扶“工具箱”中的一项,通过DL商品(胖东来自有品牌)的导入优化帮扶企业的商品结构。据了解,DL商品目前已有超过400个品类,其中烘焙、精酿啤酒、橙汁等网红产品已成为快速引流的大单品。按照于东来的要求,这些自有商品产能的一半会配往帮扶企业,而随着后者的增多,调配比重会进一步倾斜。一位胖东来的工作人员透露,这些产品都是以成本价给到各家企业的。

  摄影:邓攀

  如此劳师动众,胖东来图什么?

  王填就曾遇到这样的“盘问”。一次,他与几位好友一起吃饭,当中有商界的,也有政府机构的,一个半小时没说别的,对方一直在追问胖东来的调改,绕着弯子地就想知道,“胖东来到底收了多少钱?是明着给还是暗着给的?”王填反复解释“不收钱”,但对方直到最后也将信将疑,他们想不通的是,胖东来这样做有什么意义?难道真有思想境界这么高的人?

  实际上,如果只是“在商言商”,于东来的很多想法和做法都让人难以理解。

  在一次与帮扶企业的内部沟通中,有企业提议胖东来可以多建几个“生产加工厂”,因为很多自营商品在各地都供不应求,于东来不以为然,“那岂不是光剩干活,啥都没有了。”

  他自己不想一心扑在“干活”上,也不希望他的员工如此。今年一季度,胖东来很多板块业务量暴涨,比如原来一天卖出三四万元的茶叶店,高的时候冲到了100万元,卖得越好,于东来感到“越苦恼”,因为无法保证员工“稳定的生活状态”。后来胖东来出台政策,压缩了茶叶店的营业时间,关店时间提前到下午4点,实行线上预约排号,因为“幸福大于一切”。

  在于东来的心目中,赚钱从来不是他做企业的目的,“我不喜欢做企业,我喜欢讲道理,胖东来基本上就按照这个理念、这种道理来展开经营的。”于东来说,“我经历了那么多事,也有这个能力,就希望唤醒更多的人,懂得科学的、先进的生活方式,懂得让自己健康地展开自己的生命。”

  20多年来,他通过各种方式进行分享,最早在微博、在公司网站发布“东来随笔”,最近两年开始在抖音直播。

  “其实我也不是什么都想得很成熟,也是在慢慢进步,慢慢成长。当时没有想到(分享)会受这么多的苦难,但是遇到事情想一想,价值大于自己的苦难,就想开了。甚至有时间哭一哭,重新再来。”于东来对《中国企业家》说,“还是要理解他人,因为他们也不成熟。同时要量力而行,善良也不能急功近利,否则也是痛苦的,也会走向邪恶。”

  一位参加过胖东来游学的企业家回忆,当时连他都觉得,现场问题与于东来的理念格格不入,他能感受到后者那种不被理解的无奈和勉力分享的坚持,“于东来说‘你们这些人完全不了解、不理解胖东来,问的问题都让我觉得你们还应该好好去学习,我特别后悔今天来跟你们交流’,但他还是特别真诚地回答了那些问题,甚至把原定2个小时的交流延长到了4个小时。”

  大多数人,都想一窥胖东来的经营“大法”,而于东来想告诉大家的,是人生的“活法”,他对胖东来的定位从来不是一家企业,而是一所学校,“用做企业的方式进行传授”;过去的29年,他坚持把胖东来这家企业打造成理念的样板间,现在,他希望通过改造的方式将理念更广泛地传递下去。

  “不需要一个胖东来开遍全国,而需要更多像胖东来这样的企业。”这是于东来始终坚持的一点,在他看来,步步高改造好的话,不仅对零售业,对很多行业都会是一个触动,“无论哪个行业,只要按照这个理念去做,没有做不好的”。据他透露,未来,从超市和百货业态出发,胖东来还会做出生产制造、物流配送领域的样本,现在正在筹划建设一个更先进的商业综合体。

  胖东来中央厨房对外展示了自有商品的生产设备和制作工艺。摄影:梁宵

  这无疑是一个更大的改造“工程”。一位接受采访的企业家就表示,他认同于东来的理念,但文化是层层延续的,如何保证这些企业不走回之前的老路?

  当把这个问题转给于东来时,他反问道,“当你明白了这个道理以后,还会重新回到原来吗?”

  “20多年来,我接触的企业没有改不好的,可能后来很多又膨胀了,再去开店了,但最起码有一样保持住了,员工工资一直是在行业中等靠上,员工愿意干,所以企业生存基本上都没问题,到目前为止,一个倒闭的也没有,大部分都活得挺好的,只是说未来有可能会因急功近利、盲目扩张而倒。”

  当然,他也想过最坏的情况。

  那是决定对嘉百乐进行帮扶之前。那一次,胖东来不仅要出动团队,还要借出3000万元给企业用于周转,“我不担心救不活,我担心我们走了以后,他们是不是又会回到原来,那3000万元不是白扔了吗?”但后来一想,“如果不救,以我的性格会有遗憾,所以救不活就拉倒了,钱扔就扔了,总之我自己没有遗憾——这就是爱自己。”

  蝴蝶效应

  对于一位企业家来说,怎么做才叫“爱自己”?

  过去的于东来也不明白。早年间,他曾连续一个月带着团队开卖场,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当时“以此为荣”,觉得“牺牲自己,造福大家,多么骄傲”,却没有意识到早已迷失在盲目的追逐中,后来他身体的多处部位健康告急,现在回想起来,当初“牺牲自己,影响别人,多么无知”。

  “首先是一个健康的企业家,而不是奴隶主,你想老板都整天干,员工也整天干,干到最后,还谈什么生活?都成工具了。”于东来说,企业家改变了,也能辐射出更大的影响力,老板幸福,企业的员工、团队才会幸福,顾客也才会幸福,还能营造出一个美好的商业生态,带动社会氛围。

  最初听到于东来这些“道理”的时候,一位学员班的老板并没有太多的触动,“做企业不就是为了赚钱吗?”真正让他醍醐灌顶的那一刻,是听到于东来如数家珍地讲哈拉湖、青海湖、祁连山,讲河西走廊文化,这些地方别说远的,就连家门口的他都没有去过,“真的不值得,一直都在干,想想真的非常悲壮”。之后的他也是说走就走,如今,他也正泡在步步高的调改现场,一个多月没有回去过。

  老板变了,团队也跟着变。一次开会的时候,张力提出要暂停之前一家门店的关店计划,他的理由是他们已经学到了好的运营方法,场地本身不错,丢掉太可惜。如果在过去,即便下面人不同意,也会按照他的主意去实施,结果第二天,负责运营、人力资源的两个副总坚决提出反对。这也让他一下子意识到,“团队有了信任,你犯了错,他们会提醒你。”

  曾经他们都是胖东来的“学徒”,如今,又与其他“种子班”“总裁班”的20多家企业负责人一样,投入到步步高的改造中,成为胖东来的战友。闭店后,这些人抓紧拆货架、调布局,一忙就到了凌晨;开店后,他们加入销售的队伍,在蓝莓摊位吆喝的大哥是浙江的一位企业主,拿着切好的菠萝邀请试吃的大姐,在当地经营着几十家超市。说起这些,邓静很感慨,“这应该是中国最高级的改造团队了,都是董事长和总经理级别的。”

  摄影:邓攀

  此时提起这些,于东来也有些动容,在他看来,改造价值要远超事情本身,“说句实在话,就像诺亚方舟一样,非常有意义,也能让中国企业家反思,化敌人为朋友,为战友。只要我们心怀善念,坚定地往这个方向去走,我们的生命一定像阳光一样充满无限的光芒和力量。”

  听上去,又是一个“乌托邦式”的梦想,但眼前看不到的未必就不会存在。或者可以这样问:一只南美洲的蝴蝶扇动翅膀,真的会引发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吗?

  在6人游定制旅行创始人贾建强看来,胖东来的爆热,正是中国商业进入新的结构性变革的缩影。“过去40年,我们所有的商业模式都围绕着低成本,现在则要追求好商品和好服务,所以未来会出现一些新型企业,核心就是创造社会价值,利润则是附加产品。”他之前在360、酷讯任职,2013年开始创业,身边有很多像他一样出身互联网,之后又加入创业大军的朋友,他们经常一起讨论。贾建强越来越觉察到,“如果商业核心只是逐利的话,最后很多事情会让大家觉得不舒服。”

  实际上,对现代商业的反思,已逐渐汇聚成一种共鸣。《领导者的心智模型》一书的写作者和研究团队,对100多个国家中数千家企业的3万多名领导者进行调查评估,访谈了数百名高层管理者,其中很多人意识到,“未来的成功领导者,将是那些能为人们带来真正幸福的人。”

  赵淑红也发现,与过去相比,很多“圈外”企业也开始学习胖东来,之前报名的更多来自餐饮、商超领域,从去年开始,很多互联网企业都找过来了,比如贝壳、百果园、饿了么等,其中还有八九家上市公司。

  学习的、参观的、购物的、旅游的——人潮从四面八方涌入许昌这座三线小城。“五一”期间,胖东来天使城、时代广场、生活广场3个门店日均客流量超过30万人,许昌全市接待游客480万人,旅游收入37.4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15%、118%。

  于东来甚至在想,未来能借助胖东来的影响力,把许昌打造成一个商业之都、幸福之都。“不一定说商业非常发达,但会成为文化经济的交流平台之一,就像博鳌论坛一样。”他对《中国企业家》说。

  那次去胖东来,贾建强是带着问题去的:企业与员工、与客户、与合作伙伴、与社会之间应该有着怎样的关系?而几乎从踏上许昌的第一步,“答案”就向他迎面而来了:遇到的每一个当地人,都会称“我们胖东来”,一进酒店,服务人员就递上了毛巾,“他们也在学胖东来”。每到周末、节假日,胖东来的网红购物中心天使城旁的政府大院、医院都向大众开放,免费停车。

  超市周的时候,于东来也分享了一个小故事:前两天,一位大娘听说总裁班开班,一早烙好200张河南烙馍送到酒店,托工作人员转交给学员们,说最起码让他们感受到许昌的温暖和美好。差不多一个月后,相似的一幕出现在700公里之外的长沙,一名酒店员工早晨拿着河南本地有名的胡辣汤,希望胖东来的团队能尝尝家里的味道,他们也是后来一查才知道,那家“老字号”在长沙只有一家门店,与酒店相隔15公里。

  当时,胖东来对步步高梅溪湖超市的改造启动半月有余,引发的热度一天胜过一天,于东来俨然成了不折不扣的商业明星,每次巡场都会引来一大波追随者,其中有胖东来、步步高的员工,也有前来学习的企业学员,还有不断汇入的顾客,队伍像滚动的雪球一样越来越大。一次巡场的时候,一位妈妈提出想拍个合照,于东来一把把那个三四岁的小男孩抱了起来。

  巡完场,于东来站定,面向人群说,“散了吧,不能老让我当猴看,都去做事,我们一起战斗。

下载津云客户端关注更多精彩

推荐新闻

我来说两句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2-23602087 |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Copyright (C) 2000-2019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津B2-20000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20509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2120170001津公网安备 120100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