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陶然:老司机和新战场

扫码阅读手机版

来源: 中国企业家 作者: 编辑:郭小琳 2019-04-28 09:36:21

内容提要:当下第三方支付的战场上,强敌如云,在这位“老司机”的带领下,凭借早期跑马圈地建立优势的拉卡拉能否顺利突围?

  连续创业24年,自诩“老司机”的孙陶然为自己的最后一次创业划上满意的一笔。4月25日,他带着拉卡拉在深交所上市,完成了这家公司的“成年礼”。

  过去几年,拉卡拉曾多次尝试冲击资本市场,几经波折,如今成为首家登陆A股的第三方支付公司。这家有联想、小米强劲股东背书的公司,上市当日的股价和市场表现备受瞩目,以39.94元/股的价格开盘,随后股价一路上扬至47.92元/股,较发行价33.28元/股大涨约44%,一度因触及新股首日涨停上限而在盘中临时停牌。

  对于孙陶然而言,拉卡拉上市只是重要一步,在他对公司未来发展规划里,拉卡拉要打造“全支付”平台,构建用户良性生态圈,全面提升竞争壁垒。

  拉卡拉是最早入局第三方支付的企业,曾经在第三方支付市场拥有强大的影响力,但在移动支付快速爆发的时候,它遭遇了强劲对手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正如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所言,“拉卡拉创业十几年来,所在的行业受到业务模式的创新和技术创新连续不断地冲击。”

  从招股说明书上看,拉卡拉目前在POS机收单业务上还颇为亮眼。截至2018年末,拉卡拉的收单业务POS机具及扫码受理产品累计覆盖商户超过1900万家,2018年收单业务交易金额逾3.65万亿元。盈利上,2016-2018年,拉卡拉营业收入分别为25.60亿元、27.85亿元和56.79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3.26亿元、4.64亿元和6.06亿元。

  不过,有业内人士指出,这并不意味着拉卡拉上市后的业绩能够持续保持不俗的表现。面对支付宝、微信支付在C端的挤压,拉卡拉等国内第三方支付的早期入场者还面临着在To B市场的激烈竞争以及监管趋严等挑战。

  2016年12月,孙陶然在接受《中国企业家》的采访时自称“老司机”,且对自己的预见能力非常得意。也正因如此,拉卡拉从来没有遇到过生死攸关的“坑”。

  当下第三方支付的战场上,强敌如云,在这位“老司机”的带领下,凭借早期跑马圈地建立优势的拉卡拉能否顺利突围?

  一波三折上市路

  拉卡拉的上市之路可谓一波三折。

  从2013年开始,拉卡拉就计划在海外上市,后来欲借壳西藏旅游上市。2016年2月5日,西藏旅游公布了重大资产重组方案:拟以110亿元作价收购拉卡拉100%股权,业内对此普遍解读为拉卡拉借道西藏旅游曲线上市。但几个月之后的6月23日,西藏旅游发布公告称取消重组。

  对于终止此次重组的原因,西藏旅游称,由于本次交易方案公告后证券市场环境、政策等客观情况发生了较大变化,各方无法达成符合变化情况的交易方案,经审慎研究,为切实维护全体股东的利益,各方协商一致决定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

  就在拉卡拉重组上市终止当天,孙陶然做出拆分的决定,经过分拆,拉卡拉原有的小贷、保理、理财等业务被打包装进了新成立的考拉金服集团,支付集团则保留有支付、征信及证券业务。

  之所以做拆分,一个重要原因是为了继续寻求上市。对于任何一个创业者来说,将一家运营了10年以上的老牌支付企业一分为二,并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孙陶然曾告诉《中国企业家》,当时是“靠自觉做出的决定”,他对于上市之所以如此执着,是因为他相信现在已经到了拉卡拉该上市的时候。

  2017年3月,拉卡拉独立向中国证监会递交招股书,此后,一直没有太多声音。直到2019年拉卡拉上市步伐才加快,开始走上独立上市的道路,向证监会递交招股书,3月顺利过会,历时两年,登陆深交所创业板。

  14年磨一剑的上市之路,有声音认为其上市时间太晚,错过了最佳上市时机。对此,拉卡拉第一大股东联想控股的董事长柳传志认为,这是一种短视,这个领域将来发展还是有很大空间。

  B端大战

  今年3月12日拉卡拉递交的招股书显示,其收入主要来源是收单业务,从2016年占总收入比例49.58%逐渐提升至2018年占比89.29%,收单客户主要为银行和保险公司。而其他诸如个人支付业务、硬件销售服务业务等则是慢慢收缩状态,在个人支付方面,2016年至2018年度,拉卡拉的个人支付收入分别为13205.18万元、9487.95万元和10788.58万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5.16%、3.41%和1.90%,收入和占比双降。

  “随着网络支付技术的普及,在个人支付业务领域,用户习惯由线下刷卡支付逐渐变更为移动支付。”拉卡拉在招股书中如是写道。在业内看来,由于个人支付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双寡头格局已形成,其他公司已经没有改变格局的机会,拉卡拉将重心放在B端收单业务更能发挥自己的优势。

  2005年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