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信用卡CEO孙海涛:与这个世界讲和

扫码阅读手机版

来源: 中国企业家杂志 作者:米娜 编辑:徐林轩 2018-09-04 10:11:14

内容提要:从简单粗暴到反思成长,一个成功的连续创业者都经历了什么?

  当“抱歉”这个词从孙海涛嘴中说出来时,围绕在他身边的记者感到有点新奇。身为51信用卡的CEO,孙海涛一向直白,说话常常跳过寒暄阶段直奔主题,甚至前段时间,他说自己每天都在骂人,这回却突然客气起来。

  “这肯定是误伤!”他再三跟身边一位朋友强调,“我只是想让自己的世界清静一点,就这么简单的想法,却把熟人误删掉了,真的很尴尬。”

  不久前,孙海涛将自己的微信好友从5000人删到1000人。于是,发觉自己被删除的朋友便前来“兴师问罪”。

  当然,对于每天都发朋友圈且至少三条的孙海涛而言,朋友圈基本上是他每天最重要状态的记录,等同于他的日记。此前,他对《中国企业家》称,“我原来删除人(微信好友)的原则是这个人从来不给我点赞,他大概不喜欢我,所以我想应该把他删掉。”

  他说这话并非在开玩笑。有朋友说他像个段子手,每天都在朋友圈秀生活。但孙海涛不这样认为,“朋友圈其实是我真实的思考,我很少去找一个语录,然后copy一下发出来,如果今天发的那句话是别人讲的,一定是这句话对我有很强的影响。”

  但如今,他发现人们不给他点赞的原因很多,“如果给你点赞,另外一个朋友是否会吃醋?”他开始转变想法,试着调整自己,“现在我如果发现自己发的哪一条朋友圈没人点赞,我回头就会把那条偷偷地删掉,因为这是个失败的表达!”

  他还给自己定了个删除的标准:“点赞低于二十个,我就把它删掉。这说明,我发的这条没有意义。”

  采访结束后,他的朋友私下告诉记者,孙海涛是个直线条且藏不住心事的“少年”。他除了干删朋友圈这种“逗逼”的事,还经常把同一件事编辑成各种不同风格的内容分别发布多条朋友圈给分类的微信好友。作为孙的朋友,他只是故意不戳穿而已。

  孙海涛生气时会当面说人“傻逼”,他喜怒形于色且不屑遮掩,但这似乎并不妨碍他成为一个成功的创业者。甚至在杭州的创业圈里,有很多创业者喊他“连长”。

  2017年,孙海涛带头成立了“51兄弟连”,他带着公司投资的八个创业者一起玩山地越野,准备开拍一部关于创业者的超长大型纪录片。

  孙海涛2018年已满38岁,但他无法接受自己已然奔四。“我没法面对这个现实。”他称。

  创业14年来,他始终觉得自己还是当初那个精力充沛的少年,一笑就会露出满口亮白牙齿,一有空就开着山地摩托去山上拉轰几圈,在发动机的轰鸣声中感受肾上腺素的飙升。

  上市拉力赛

  几个月前,孙海涛去了趟新疆的罗布泊沙漠。他特意买了个沙滩全地形车直接运过去,然后独自开着穿越沙漠。

  在沙漠的陡丘沿着侧面开,只要速度足够快,就有向心力把人压在坡上面,这种走刀锋的感觉让他觉得特别过瘾。“我会觉得很强大!很开心!很喜欢!”他连续用了三个感叹词。

  孙海涛骨子里喜欢冒险,无论是创业还是户外探险。他曾有一阵迷恋改装车,现在喜爱AT四轮摩托车,常常开车去穿越沙漠、沼泽和雪地。甚至,他觉得跑步是一项缺乏风险挑战的运动,因而很少参加公司的跑步活动。

  他的人生就是一场场冒险。

  大学尚未毕业就开始创业。孙海涛创办的第一家公司是E都市,之后又创办了房途网和租房宝等,但他连续几次创业都没找到好的商业模式,直至2012年成立了51信用卡公司。

  当时,孙海涛和4个同事在杭州城西一间小酒店住了一个月没回家,开发出了51信用卡管家APP。

  如今,51信用卡成为中国最大的线上信用卡管理平台。截至2017年12月31日,51信用卡已管理累计1.06亿张信用卡。2017年总营收22.69亿元,净利润7.44亿元。

  2017年7月15日,孙海涛在杭州召开一场面向中介机构的上市动员大会,决定去香港上市。2018年3月,他带着团队在港交所对面环球大厦的printer办公室里通宵达旦的加班,准备递交A1(上市申请)。

  7月13日九点半,51信用卡成功在香港交易所上市,开盘价8.76港元。

  “虽然(港交所)走到环球大厦只要10分钟,但我们花了100多天才走到这里。”孙海涛在致辞中这样表示。在上市当天仅1分多钟的简短致辞中,孙海涛提到最多的词是“爱拼”。在上市仪式上,他穿着白休闲鞋,黑色运动衫加蓝休闲西装,就像一位中途串场的嘉宾。甚至,在演讲的最后,他身体前倾,右手屈臂做出了一个专属他的加油姿势,对着港交所大厅里的全体人员说:“感谢每位爱拼的伙伴和朋友,一起加油。”

  而台下的一位51信用卡员工则惊讶地告诉《中国企业家》:“他今天居然照稿念的,可见今天有些紧张。”在她看来,激情发挥式的演讲才是孙海涛的正常状态。

  选择来香港上市对孙海涛来说,也是一场艰苦的拉力挑战赛。

  上市前的那段时间,特别是最后半年,孙海涛是非常煎熬和焦虑的。

  有段时间他感觉非常不好。如招股书,按照报表要求,最迟必须在6月30日前将招股书定下来,到了6月20日,里面居然还有很多不确定性,如果再晚一天,万一审核再出点问题,所有进程就得重来。

  那段时间他频繁见各种投资者。这一轮香港上市,孙海涛前后见了一百多家投资机构。

  这对于讨厌社交、心直口快的孙而言,简直是对个人忍耐力的极大考验。因为一般情况下,他会尽量回避去见陌生人,除非是这次见面对工作及业务有很大帮助。

  有一次,他忍不住发了火,“一个投资人一点小事一定要给我扯上三四个小时”,但随后回到家,他就被团队成员批评了。“他当时说我的时候我很不爽,尽管是在我家里私下跟我说的,说我有点锋芒毕露。”孙说。

  但他最终还是听进去了,随即给对方道了歉,不过他又说:“骂人本质上是一种个人情绪的宣泄,它并不是对另一个人进行人身攻击。”

  事实上,孙海涛并非不关心他人看法的人。之前,有个合作机构指名道姓要求他前去面聊,孙不愿意去见这个人。但在同事的劝说下,最后,他也只能站在同事及公司业务的层面,去参加会面。

  他也怕辜负身边支持他的人,甚至背负了心理压力。对于这次上市,他对《中国企业家》说,“比较遗憾的是市值不是很高,让一些老投资人失望了”。

  2018年3月,51信用卡递交上市申请时,国内多家券商给51信用卡的估值为200亿~300亿元。但上市当天午间的收盘价为9.05港元,市值为107亿港元。与51信用卡在2016年完成的最后一轮融资估值接近。

  受累于国内金融科技行业的监管环境,以及中美贸易战等多重因素影响,2018年所有窗口期来港上市的公司价格都大打折扣,甚至出现一级市场里的价格比二级市场要高。

  “这些天来港上市的公司,大家都感同身受。”孙海涛说。

  痛苦与和解

  上市前的那天晚上,在朋友的香港半山别墅里,孙海涛宴请了51信用卡的股东投资人,以及新老投资人。

  当天晚上,一向酒量好的他喝的有点多,很快就喝糊涂了。这场上市拉力赛对孙海涛而言,既是一场艰苦战,也是一次人生观的颠覆。

  市场低迷及融资之难,超乎他的想象。相比较两年前最后一轮融资的四亿美金,这次仅公开融资1.5亿美金,见的投资机构却是之前四五倍。“所以要感谢公司之前的投资人,他们能够接受这个局面,同意以这样的价格上市,这也是蛮大的信任。”

  孙海涛对自己的评价是简单、真实,也是粗暴的。但正是这个特点也让别人容易相信他,乃至在跟雷军、王亚伟等投资人见面时很容易就能建立起信任。

  从黄伟的新湖(控股)集团、王亚伟的千合资本、到王永华的天图资本、瓜子二手车CEO杨浩涌、ETCP集团董事长谭龙、薛蛮子等都投资了51信用卡。

  在上市前,51信用卡共完成了六轮融资。

  根据招股书,2012年12月公司完成了天使轮融资,由华映资本投资;2013年6月,公司了完成了A1轮融资,由华映资本投资;2013年9月,公司了完成了A2轮融资,由SIG和清流资本领投;2014年11月公司完成了B轮融资,由GGV、京东、小米投资;2015年4月,公司完成了B1轮融资,由新湖投资。2016年10月,51信用卡又完成了总额26.61亿元(约4亿美元)的C轮融资,由新湖中宝、天图投资、前海基金、嘉实投资、银泰、景林投资等联合投资。

  在孙海涛的微信里,有一个51信用卡的投资人群,这个群里每一个人都不愿意主动说话,但每当公司遇到事时,有些投资人就会一对一的跟他沟通。

  这些事包括公司的商业模式、盈利模式、盈利情况,公司团队的波动,甚至引进CFO等等。在这个投资人微信群里,公司越早期的时候,跟孙私聊和沟通的人越多,到后面公司稳定了,就越来越少。

  2017年4月,51信用卡和天图资本一起以不到2亿元的价格收购了香港上市公司中彩网通,共持有中彩网通43.89%的股份。

  “当时急需3亿港币,我们那时账上没有这么多港币,那怎么办?天图的王永华总说我来帮你们,一天之内资金就到账了。”孙海涛认为从这些投资人身上,他学到了很多。在生活中观察自己和别人,遇到一件很难的事情想办法去解决它。他认为人只有经历痛苦,才是真正在学习。

  这些年,围绕着51信用卡的生态圈,孙海涛也投资了二十来家公司,但他对自己定位还是一个创业者,“我不觉得自己能成为一个厉害的投资人。”他认为笨的人适合创业,因为面对困难,他会越挫越勇。而聪明人适合投资,遇到困难会及时止损,改变赛道。

  与很多学院派乃至精英创业者的气质完全不同,孙海涛很少谈看了什么书,嘴里也绝不会冒出些管理学上的专业词汇,他谈事总是用简单易懂的大白话直捣黄龙。

  曾有朋友拿个小本子来问他,“海涛,出来创业需要什么准备?”

  “创业不需要准备。”孙海涛直接泼了盆冷水,他认为在一个高速成长的事情面前,只有迎难而上,以变应变。

  在孙海涛长达14年创业生涯中,他曾有过两次人生的最低谷。

  一次是在连续创立两家公司都不成功后,他觉得自己人生没戏,没什么大的希望,很没意思,感觉自己以后就是个小人物。

  还有一次是在多次创业后突然找不到方向,才觉得人真正最难时是自己不知道怎么办时,“你不知道这么干对不对,不知道该怎么破局。”

  哪怕是现在,创业成功、财富自由的他依然在跟自己较劲,他开始担心怕自己以后不够接地气。如今,他在时刻观察新的机会,准备重新杀入到一个新业务中去。“因为我骨子里面就有这种英雄主义情结,就是想干一件新的事,把它干成。”

  他不准备与自己和解,但与身边人的相处却有了不同。

  有跟他工作多年的同事告诉记者,有时真的无法接受他的简单粗暴。但偶尔一些事,又让人觉得他只是个傲娇别扭的少年。

  于是,有时孙海涛骂了人,在自我反思过后,又会送一点东西或请人吃饭来弥补。作为老板,他自然是放不下身段给同事道歉的,托他人代送箱水蜜桃这事却是没少干的。

  上市前孙海涛身边始终围绕着低气压,同事都感觉到了。于是,有同事说最近事情都不顺利,是因为老板你办公室座位的背后没东西挡,是面玻璃窗,这叫没靠山。

  压根不信风水的孙海涛没理睬这事,但很快,他发现行政给自己办公桌后面采购了一座小假山放那,孙海涛想了想,忍了。

下载津云客户端关注更多精彩

推荐新闻

我来说两句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2-23602087 |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Copyright (C) 2000-2018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