怼神陈伟星

扫码阅读手机版

来源: 中国企业家杂志 作者:梁睿瑶 编辑:徐林轩 2018-08-23 09:36:43

内容提要:低调多年的他突然走向台前,四处开怼。

  刚刚结束了工作上的酒局,已近半夜12点,陈伟星烟不离手,谈及币圈事,没有一丝倦意。

  2018年上半年,陈伟星与币圈“首富”李笑来的互怼几乎成了年度大战,随后李笑来春节期间的一段录音被曝,里面直言各种币圈项目割韭菜,币安、孙宇晨一一称作“骗子”,量子链是“空气币”。这些项目恰好都是陈伟星投过的,双方骂战升级。

  进入币圈前,陈伟星最大的标签是“快的创始人”,随着快的被收购,三十出头的年纪,陈伟星已经转型为投资人。区块链与虚拟货币的火爆,让陈伟星看到了新战场,只不过这个圈子让他毁誉参半,一怼成名。

  对“网红”称呼,陈伟星更多是不屑,他声称,怼朱啸虎等大佬,是为了传播正能量,不让外界对于币圈和区块链失去信心;怼李笑来,则是为了阻止这名“首富”继续割韭菜,败坏圈内风气。

  成为“怼神”是不得已,陈伟星一再澄清,自己此前都是在低调创业。“2018年之前,我从来没有在媒体上吹过牛逼吧?”他反问《中国企业家》。

  大战李笑来

  李笑来的“割韭菜”录音曝光后,7月4日,陈伟星在微博上“揭发” 李笑来,其中一条称,李笑来利用当地善意而不知情的政府领导和风险投资引导基金的政策,伪造出“政府基金”公众印象。

  “现在政府一分钱还没有出,他总共也就募集了几千万,就四处以‘政府的百亿基金’的名义,欺骗创业者和散户,投资了多个发币相关和交易所公司,然后与这些公司一起以‘政府’站台概念忽悠‘粉丝’。”陈伟星写道。

  李笑来的合伙人姚勇杰立刻在朋友圈反击陈伟星,称其“人格分裂,贻笑大方”。7月9日晚间,李笑来在朋友圈和微博发声明称,辞去雄岸基金的管理合伙人职务。

  三天后,李笑来在接受界面新闻专访时称:“陈某某组织了许多人给杭州政府部门的人匿名打电话,他不仅亲自去找他能找到的领导告状,还捏造各种事实诽谤我,说我是个骗子。”最后,李笑来称自己不堪压力,也不愿项目受负面影响,于是选择退出。

  对此,陈伟星非常愤怒,直言“造谣”。陈伟星对《中国企业家》说,他十几年前就是政协委员,根本无需给政府写匿名举报信。

  在互怼大战之前,两人关系还算井水不犯河水。今年4月初,陈伟星曾邀请李笑来参加他的生日会,李笑来去了一趟,并在后来对外表示是碍于面子。

  陈伟星掏出手机,向《中国企业家》展示微信聊天记录,证实他们有过私下交流,对于陈的打车链,李笑来也有过积极回应。微信上显示的最后记录,是一番不欢而散的对话后,李笑来将陈伟星拉黑。

  除了李笑来,陈伟星还怼过不少互联网投资圈的名人,包括朱啸虎、张颖。那时候币圈气氛紧张,2017年“9.4”事件发生后,一直有传言监管层将大规模整治区块链行业,很多区块链创业者躲到海外不敢回来。

  “我觉得这个行业出现危机,那时我才决定站出来为区块链布道。”2018年春节期间,陈伟星邀请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高西庆、湖畔大学教务长曾鸣教授等,在三点钟区块链群里开展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区块链讨论活动。

  “我组织了500个人的群,我负责主讲20个小时,铺天盖地地宣传区块链的正能量。朱啸虎、张颖、赵何娟等就是在那时发朋友圈,嘲笑区块链群和相关项目99%都是骗子,因为他们是传统科技圈的名人,我希望强化区块链的正面宣传才怼他们的。”陈伟星表示。

  创业与出局

  李笑来的录音事件后,“中枪”的币安交易所联合创始人何一在微博回应“骗子看谁都是骗子”。对比李笑来,何一对《中国企业家》说,陈伟星是实实在在创过业,赚过钱,投过公司的。

  不过,陈伟星的创业者身份遭到李笑来质疑,他称陈伟星是“伪创业者”,一直以快的创始人自称,其实没有完整做过事,不然吕传伟是干嘛的?

  的确,2012年7月,快的打车在杭州正式上线,但CEO位置在当年底就属于了吕传伟。这名在硅谷打拼多年的跨国公司高管,一入快的,便收获了快的大量股份。   

  据多家媒体报道,陈伟星将快的的多数股权折扣出售给经营团队,除了CEO吕传伟,快的控股股东名单里还有出身美国强生集团的COO赵冬、技术总监闻诚,三人持有的快的股权占比超过50%,而陈伟星持股占比仅两成多。

  外界质疑陈伟星的“慷慨”是想找人接盘,陈伟星回应,牺牲一些股权,目的是让这支队伍能打能拼。“我是一个产品经理,没有任何管理经验,我搞不清楚谁是好人谁是坏人。”陈伟星对《中国企业家》说,因为对管理这事心里没底,他特意找了吕传伟,要的就是在大公司里有管理经验的人,找到了,就分给他很多股份。

  接任CEO后,快的的一切事务几乎都是吕传伟操盘,包括“打车大战”,以及之后两家公司在情人节的“世纪牵手”。

  2015年2月14日,滴滴与快的联合发布声明,宣布两家实现战略合并,滴滴CEO程维与快的CEO吕传伟同时担任联合CEO。这场合并引发外界一片积极评价,两家背后的大佬也心满意足,马云和马化腾分别发表贺词。

  创始人陈伟星却处于“出局”的尴尬境地。虽然,彼时陈伟星所持股权占比不多,也甚少插手快的业务,但是失去自己一手创办的公司,这个滋味,雷军在亚马逊收购卓越网的时候,精确形容过——“卖掉卓越,让我有卖儿卖女的感觉

  在2月27日的王峰十问里,陈伟星坦言,卖掉快的的那两年“借酒浇愁”,认识了各路精英,学习了很多东西,几乎拒绝一切媒体采访。

  这两年无聊的光阴没有白费,陈伟星找到了区块链,一个让他能超越过去的机会。

  投出一堆独角兽

  陈伟星在区块链的投资动作很快,想明白区块链整个生态以后,投资就简单了。“反正我们几个人都是最优秀的,那我就每个人都投一遍。”

  陈伟星投过的项目包括币安、火币网、波场TRON和Qtum量子链,这些项目都是中国团队中市值最高的一批,币安的CMO、联合创始人何一,波场TRON创始人孙宇晨,以及Qtum量子链创始人帅初,都是币圈风云人物。

  2017年下半年,陈伟星跟何一约谈,聊了十几分钟,他就决定投币安,出手几千万。“反正我觉得区块链是个生态,就必须要有个交易所。”

  在币圈投资,投出一堆独角兽,陈伟星对于自己的眼光颇有信心,甚至在微博上放言,自己持有的币,永不套现,因为他相信,未来所有人的货币都是加密货币。

  区块链与加密货币背后,是监管风险,陈伟星给自己的投资定了一条底线,不接受别人的免费币,遇到折扣优惠,一定要对方说明打折的理由。他把这个底线视为一种价值观,“早晚要审计的,干嘛要做这种事。”

  2017年,陈伟星常常约人在北京银泰中心喝酒,聊个十多分钟,就投出去几百万几千万,这其中就包括XMX。

  为XMX站台呐喊的3点钟群发起人玉红,声称要打造“全球第一公链”。6月7日,HADAX正式上线XMX交易,曾短时间暴涨30元,原本外界看好其价格走势,结果当天下午跌至2元,当天晚上直线跌至2分,一天内价格涨跌差达到1500倍。

  “传销币”“割韭菜”的质疑四起,“被站台”的陈伟星自然受到牵连,在最近与李笑来的骂战中,被李笑来当作“小辫子”接连追打。

  李笑来在公号回应陈伟星称EOS“空气币“,直言EOS再空气,也不能比陈伟星站台的XMX更空气,并指XMX大面积抄袭EOS代码。

  陈伟星对于“被站台”也很无奈,他告诉《中国企业家》:“它啥都没有的时候我就投了,我还投了五六千万人民币,现在亏两千万。”实际上,玉红曾透露,李笑来也以私人名义投资过XMX。

  7月31日,消息称XMX价格已接近归零。XMX连夜发声明,否认“拉盘至30元”“砸盘归零”,顺便也澄清,称陈伟星只是XMX众多投资人中的普通一员。

  陈伟星自认背负着净化币圈,提升外界信心的重任,却不得外界理解。“我们不要把区块链搞得很神秘化,区块链这个技术跟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以及我们当时的flash技术是一回事,你如何用这个技术来创造新的价值,就是我们创业者该干的事。”

  他话锋一转,“把别人钱骗到自己口袋就叫首富实在太low了

下载津云客户端关注更多精彩

推荐新闻

我来说两句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2-23602087 |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Copyright (C) 2000-2018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