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少女解体 粉丝经济爆雷

扫码阅读手机版

来源: 中国企业家杂志 作者:赵东山 编辑:徐林轩 2018-08-13 09:33:00

内容提要:对于很多粉丝来说,除了那些自己心甘情愿出的钱打水漂之外,更重要的是感觉自己的情感也被骗了。

  8月9日,乐华娱乐和麦锐娱乐联合宣布旗下艺人孟美岐、吴宣仪以及张紫宁提前终止与海南周天娱乐的合作,也就是说,她们要从“火箭少女101”退团了。海南周天为“火箭少女101”的经纪公司,属企鹅影业全资公司。

  就在数月前,腾讯视频主打的这档青春女团成长类节目《创造101》,获得44亿的总播放量和高达9000多万的微博话题讨论。

  可惜,“火箭少女101”刚成团48天就面临解体。

  玛嘉烈全程参与了《创造101》少女们的抢位大战,因为节目组的投票规则设计,她不惜重金分别在腾讯视频会员、OPPO通道买至最高投票权限,并积极鼓动身边人帮忙在微博打榜,但是她所支持的李子璇最终未能进入前11出道。

  如今看到这个消息后,玛嘉烈不禁愤怒地表示,“当初争得头破血流,踩着多少人的梦想爬上C位,结果现在却退出,这个团从头到尾就是一个笑话。”对于两家经纪公司给自家选手赚了人气就过河拆桥的行为,玛嘉烈感到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从节目开始至今,《创造101》和这些少女们在不断制造热度的同时也在不断引来非议。

  退团风波之前,围绕“火箭少女101”女团还曾曝出粉丝集资超4000万,但粉头(粉丝团管理者)携款跑路的丑闻。

  为了支持自己的偶像,粉丝通常会在粉丝群体之间进行集资应援,一方面让偶像顺利出道,另一方面让自己偶像在商业演出中享受至高的荣耀,不落排场,甚至在不同粉丝群之间会进行攀比。

  一份网传的“决赛周期氪金数”显示,节目期间孟美岐的粉丝日均投票花费为84万左右,总数为930多万。而在《创造101》决赛当天,粉丝集资数额超过4000万。但是在比赛结束之后,大量募资款项账目不清的情况就开始出现,很多钱款去向不明,粉头携款跑路的传言也甚嚣尘上。

  而这次退团风波,对于很多粉丝来说,除了那些自己心甘情愿出的钱打水漂之外,更重要的是感觉自己的情感也被骗了。

  Ben是孟美岐的粉丝,虽然她也不太高兴,但是她觉得到了今天这样的境地,其实孟美岐们也是无辜的,提前解约本质是经纪公司的行为。这些女孩们甚至连20岁还不到,商业上没考虑那么多,很多商业经费在各方层层盘剥下来,她们可能也拿不到多少。

  “娱乐工业本质就是粉丝经济,如今偶像和粉丝之间出现的种种问题都是国内娱乐工业的环境和制度所导致”,某资深内部人士这样认为,他在唱片、娱乐行业从业数十年。

  没有契约精神

  在很多人看来,“火箭少女101”退团风波最大的问题就是经纪公司缺乏契约精神,且违约成本太低。

  与大多数饭国产偶像的粉丝不同,小树是一个日本文化爱好者,同时她也是一个资深的饭圈人士,她最早喜欢的是日本杰尼斯事务所的KAT-TUN男团成员“赤西仁”。 

  在小树看来,国内经纪公司违约的成本太低了。

  关于退团风波,小树所饭的偶像赤西仁也经历过一次。2010年,赤西仁宣布退出当时的人气男团KAT-TUN单飞。这对于小树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她亲眼看着他从练习生摸爬滚打成长为偶像,甚至多次飞往日本观看他们的演出,寒冬中去Jshop排队买周边。

  然而,在日本,一旦偶像退团,公司将对其停止一切电视、剧场、唱片等行业曝光资源,这是小树最难过的地方。

  “其实饭idol最重要的是一起成长的经历,感觉就是自己的家里人,他成长中的点点滴滴你都见证过。我们要的其实很简单,就是能看见他,继续给他花钱,当这个没有了以后就没什么意义了”,小树回忆当时自己的心情时说到。

  杰尼斯事务所是日本著名的艺人经纪公司,由喜多川于1975年创办,以推广男艺人及男性偶像团体为主要业务。

  杰尼斯培养偶像的模式与国内经纪公司最大的不同在于,他们是通过成名的男团带动练习生,通过上节目、演出等公开的形式让粉丝自己发掘新的偶像并捧红出道。此外,杰尼斯掌握了日本主流的电台、电视台、影视媒体、演出等行业资源,而且媒体资源和经纪资源是相互打通的。成员一旦退团,曝光量几乎为零,这也是行业规矩。

  此次乐华娱乐和麦锐娱乐提出解约的原因是,孟美岐等女团成员“双团并行”,行程安排不能兼顾,身体吃不消。她们在履行“火箭少女101”的责任和义务的同时,还保持着原有团体的身份,所以提出和腾讯方“周天娱乐”解约。

  然而,对于腾讯视频来说,凭借强大的平台曝光资源,把这些女孩儿们捧出来之后,现在她们却要甩手离开,影响团队团结氛围不说,之前的商业计划安排也可能变动。

  而乐华娱乐等经纪公司敢于这么做的自信就在于,即使闹掰,腾讯的节目不上,她们也还有其他的商业资源,比如湖南卫视,现在《天天向上》中的王一博正是乐华娱乐的艺人。

  集资应援的灰色地带

  除了契约精神,粉丝的狂热和慷慨解囊在中国也太容易被利用了。在没有公开平台和法规的保护下,集资应援通常变成了法律法规的灰色地带。

  应援文化起源于日韩,但是在国内却被走样,还缺乏专业的机构保护。

  在饭圈,如果仅仅只是听听偶像的歌,看看剧,不花钱支持那只能叫“白嫖粉”。专业的粉丝组织甚至有专门的“数据组”、“打黑组”、“控评组”等专业部门,分工明确。在偶像出新歌的时候就刷人气打榜,买专辑支持,在微博、豆瓣等平台控制评论区,甚至在电影上映时粉丝锁场。

  十年前,张杰的粉丝就曾经为其集资超一百万元,帮助其与当时的公司解约。再后来TFboy粉丝的陆海空豪华应援阵势,更是吸引大众的注意。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到饭圈的集资应援文化,也出现了很多负面的传闻。

  在应援过程中,通常是粉头负责收集资金,统一办事儿。而一旦粉头有了非分之想,极容易出现携款跑路或贪腐现象,很多资金最后账目不明。

  “这样的情况却几乎不会在日本出现”,小树讲到。

  在日本,如果你饭的是杰尼斯事务所的偶像,在演唱会应援或买票之前都需要先成为这些男团的粉丝会员,只有具备会员资格,才能购买应援物和买票。在日本一些Jshop里,购买偶像周边之前甚至先需要排队领一张“整理券”,整理券上会告知你前来购买的时间,等到购买时,还需要排很长的队。

  在小树看来,虽然比较耗费时间,但是专业和官方,不用担心被骗,甚至在排队过程中能更感受到粉丝的热情和组织的归属感。

  品牌商急功近利

  这种粉丝集资应援的灰色地带在给一部分带来损失的同时,也给一部分人出创造了机会。

  卡珊是一个95后女孩,但是在饭圈混迹多年,她在饭圈的身份是“大腿”,有时候也被成为“炮儿姐”。对于卡珊来说,光是通过售卖艺人照片周边,她们就能月入10万多。

  卡珊的日常工作就是带着专业的长枪短炮单反镜头追着艺人的日常拍摄高清照片,但是他们有很好的职业素养,不会侵犯艺人隐私,他们相当于饭圈KOL。他们紧跟艺人动态,通常和艺人同一趟航班和高铁,甚至有时会和艺人一样提前准备两套出行方案,并把周边坐席都锁定。

  和卡珊同样看到商机的,还有很多品牌商。

  在爱奇艺播出《偶像练习生》期间,卡珊为了给自己支持的小哥哥投票,买了1万多的农夫山泉饮品,“自己喝不完就都捐给希望小学了”。因为自己也从偶像身上获利了,卡珊觉得花这点钱不算什么。

  然而,品牌商却变得越来越急功近利,甚至发起很多用销量绑架粉丝的活动。

  6月24日,伊利谷粒多在京东商城发起“扛饿大品牌谷粒多”的代言人活动,指定商品达到预设销售目标即承诺签约对应明星为品牌代言人,目标为1万提到30万提不等。

  比如孟美岐的粉丝要想让孟美岐成为谷粒多代言人,需要购买总额543万的谷粒多红谷谷物牛奶,后来此活动下架。

  前不久爱奇艺旗下的《偶像练习生》出道团体 nine percent 也遇到过类似的绑架营销。首饰品牌IDo为nine percent代言的香水做了个销量排行榜,销量前三的给笑脸,后几名就标上哭脸,引发大量粉丝不满,最终品牌商IDo公开道歉。

  在节目播出期间,爱奇艺和腾讯视频都设置了会员特权投票机制,这也为双方的付费会员增添不少。但是节目之后品牌商这样的绑架营销,卡珊觉得有点过分了,品牌商似乎故意制造这种偶像和粉丝之间的尴尬局面。

  在小树看来,国内艺人的待遇太好了,几乎出道就飞黄腾达了,所以被很多品牌商觊觎,很多品牌商也都想蹭着热度抓紧时间赚些钱再说。

  但是在日本,偶像和民众之间的差距并没那么悬殊,偶像仅仅是他们的一个职业,你经常可以看到日本偶像自己拿着行李做地铁的情景,甚至很多偶像在练习生时期,农村的孩子在农忙时节会请假回家收割庄稼。

  结语

  孟美岐们在不到20岁的年纪就收获至高的荣誉和掌声,他们在享受实现梦想的过程中也不断被商业资本所利用,辗转于各种经纪合约。正如狂热的粉丝们心甘情愿给偶像应援的钱资却被别人卷走跑路,甚至还被品牌商道德绑架,这些单纯的粉丝们没曾想到,自己的拳拳赤心遭遇的却是商业利刃。

  这就是国内还未成熟的偶像经济,不小心就被玩成了饭圈P2P。

下载津云客户端关注更多精彩

推荐新闻

我来说两句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2-23602087 |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Copyright (C) 2000-2018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