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的区块链“阳谋”

扫码阅读手机版

来源: 中国企业家杂志 作者:严凯 编辑:徐林轩 2018-07-25 09:46:00

内容提要:蚂蚁金服的各条业务战线因区块链技术拥有了更多想象空间。

  马云现在很少参加阿里的产品发布会,但6月25日却出现在香港的一个产品发布会现场。当天,全球首个基于电子钱包的区块链跨境汇款服务在港版支付宝AlipayHK正式上线。

  “这可能是我在公司过去半年最关心的项目,过去半年内我至少问过Eric(井贤栋英文名)10次,我说什么时候能在香港上线,我一定专门去参加。”马云在现场发言中说。

  过去一年来,阿里巴巴及蚂蚁金服在区块链技术的研究与商业应用工作大都压在了蚂蚁金服技术实验室的身上。马云曾在多个场合提及,区块链技术、以大数据人工智能为主的技术、物联网技术是阿里目前重点投入的三大核心技术,蚂蚁金服董事长兼CEO井贤栋也在多个公开场合抨击ICO,呼吁“要能解决实际问题,警惕骗局”。

  但在项目落地上,蚂蚁金服又显得十分谨慎。它把区块链底层技术研发藏得严严实实。对于未成功落地的项目,该公司副总裁、技术实验室负责人蒋国飞则闭口不谈。

  今年上半年,百度、腾讯陆续推出了自己的区块链开放平台BaaS,京东也对外公布了区块链白皮书,并计划在近期公布BaaS平台。相比之下,蚂蚁金服看上去进度更慢些。

  “我们的BaaS平台也已经在做公测。但平台就像搭戏台唱歌跳舞一样,推出来以后要在上面做啥?所以我们更多的是在准备标准解决方案。”蒋国飞说。《中国企业家》获悉,蚂蚁金服将在9月正式推出自己的BaaS平台。

  据蒋国飞透露,区块链技术已经成为阿里达摩院金融科技的一个主攻方向。阿里达摩院成立于2017年10月,当时马云说,之所以要成立它,“因为我们相信,未来一定是技术带来利润,未来市场规模的取得,是靠创新。”

  对马云来说,区块链技术已经帮他实现了当初的承诺,但他对区块链的期望绝不止于此。蚂蚁金服的各条业务战线因区块链技术拥有了更多想象空间。不过,区块链到底是一项颠覆性的技术,还是昙花一现,至今仍有争议。

  对此,蚂蚁金服准备好了吗?

  马云的承诺

  马云之所以如此关心这个项目,源于多年前的一个承诺。

  支付宝成立初期,一位菲律宾朋友曾问他何时能在菲律宾用Alipay,何时可以用Alipay把钱汇回家。对“从来没有碰过钱”的马云来说,他当时并不知道跨境汇款的汇率是如此之高。

  支付宝当年无法实现这项服务,但马云却把它当成一个商机记了下来。此后多年,支付宝一直试图在跨境汇款服务上实现突破,也曾试图并购美国公司Moneygram,不过最终折戟。

  后来,马云把这个任务交给了蚂蚁金服董事长兼CEO井贤栋,而后者则想方设法从美国挖来了当时担任日本电气(NEC集团)副总裁的蒋国飞(蒋国飞的英文名叫“Geoff”,因此他在蚂蚁金服的花名为“姐夫”)。

  蒋是个技术大拿,在NEC工作期间,他是该公司美国研究院的负责人,带领团队在IoT、大数据分析、AI、云平台、计算机安全、软件可定义网络等领域均有建树,在技术和业务创新上曾为NEC立下汗马功劳。

  目前,蒋国飞担任蚂蚁金服副总裁兼技术实验室负责人,他为蚂蚁金服带来了先进的物联网技术,当下最火的区块链技术创新亦由他负责。

  自蒋加入后,蚂蚁金服在物联网和区块链技术研发上突飞猛进的同时,商业化落地项目也成为业界竞相模仿的对象。例如,基于物联网和生物识别技术的无人超市。

  在区块链技术方面,最新的落地项目便是跨境汇款服务。

  在6月25日发布会现场,菲律宾人格蕾丝(Grace)笑容可掬地拿着手机,当着台下数百位前来参会的观众的面,在港版支付宝AlipayHK上输入密码,3秒钟后,远在菲律宾的家人便收到了她的汇款。

  格蕾丝在香港工作了22年,像她这样在香港工作的菲律宾人大概有20万人。过去,她会定期汇款给菲律宾的家人,但每次心里都不踏实,家人要等上一段时间才会收到到账消息,有时甚至会隔一天。

  这正是传统跨境汇款业务的痛点:由于涉及更多参与机构、法律法规及汇率等问题,过程很复杂,到账通常要10分钟到几天不等;晚7点后汇款最早次日到账;去柜台还要留意下班时间;中间出现状况退钱要更久,还可能转丢。

  在区块链技术的支持下,跨境汇款能做到像本地转账一样,实时到账。除了汇率费用,几乎不会产生其他费用。

  在台下安坐的马云微笑着看着这一幕的发生。在他的身边,分别端坐着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长和集团联席董事总经理霍建宁,以及井贤栋。

  这项跨境汇款服务能否实现,有赖于三方协同:蚂蚁金服、长江和记实业、菲律宾数字金融公司Mynt。其中,蚂蚁金服负责提供区块链技术支持。

  当马云和井贤栋在香港发布会现场开始大谈FinTech(金融科技)时,在杭州总部,蚂蚁金服区块链跨境项目小组200位成员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紧张。

  作为区块链团队负责人,张辉(花名“盛楚”)头一天晚上在区块链团队大群里发了条消息,大概意思是:“希望发布的时候大家不要急于庆祝,至少要在三分钟之后,脸上可以有欢笑,但不要大笑”。

  张辉之所以要这样做,是为了保证远在香港发布会现场的跨境汇款演示不会出任何纰漏。“就怕中间出现任何问题,那时候同学们都太兴奋了,没能及时做出反馈。”张辉说。

  不过,他的担心是多余的,格蕾丝的演示非常成功。时隔多年之后,马云用这种方式实现了当初对菲律宾朋友的承诺。

  三分钟过后,区块链跨境小组的成员们亦未“过分”庆祝,他们把内心的喜悦压抑到了第二天晚上的庆功会上——整个团队后来去了杭州文三路的一家啤酒屋,庆祝了一番。

  当晚,不胜酒力的张辉被人抬着回到了住处。

  “姐夫”加入

  对张辉来说,跨境汇款项目是区块链团队攻关历时最长的一个,前后一共花了七八个月时间。“这是完全创新的东西,我们花了几个月时间在各种场景中不断地进行测试,以确保其可靠性。”张辉说。

  张辉是2017年9月被蒋国飞挖到蚂蚁金服的,现在是区块链团队负责人。之前,二人曾在NEC共事,张辉是蒋的下属。在接到蒋国飞的邀请后,张辉没有犹豫,立刻答应回国“创业”。

  蒋国飞比张辉早来几个月。但相比张辉而言,他在正式加入之前犹豫了很久。

  在蚂蚁金服内部,蒋国飞所领导的技术实验室作用越来越大。

  马云在公开场合经常说FinTech,但在早期,蚂蚁金服或许是一家领先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却很难称得上是一家真正意义上的金融科技公司。

  即便是在整个阿里生态系统里,阿里系一直以来也都是以平台型公司著称。在BAT中,阿里在技术上不及百度和腾讯已是业界共识。

  马云深知症结所在,他敦促井贤栋加快在创新技术上的布局。

  事实上,蚂蚁金服早在2015年就成立了区块链小组,但当时它仅是一个兴趣小组,内部地位并不高。2016年初,随着比特币的火爆,作为底层技术的区块链很快爆红,区块链开始进入马云及其他阿里高层的视野。

  此时,蒋国飞正在美国NEC工作。2016年年底,老家位于浙江东阳的他路过杭州,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彭蕾和井贤栋,彼此之间聊了很长时间。对于求贤若渴的彭和井来说,蒋国飞正是他们渴求的技术大拿。

  蒋国飞性格爽朗,是典型的理工男,思维逻辑清晰,衣着随意。他位于杭州的办公室空间不大,仅有几件简单的桌椅,其中的一面墙是玻璃,上面写着各种数字公式。

  与讷言的理工男形象相比,蒋国飞口才极好,语速很快,但普通话中经常夹杂着浙江东阳口音。“他的普通话没有英语好。”一位蚂蚁金服工作人员笑着说。

  不过,对于蚂蚁金服的邀请,蒋国飞起初比较犹豫。如果答应来到蚂蚁金服,那就意味着他必须放弃美国的优越生活,并且不得不与家人两地分离。

  后来,蒋问了井贤栋一个问题:怎么看待失败?“当时是想让我来带创新,但越是很有创新性的东西,失败率越高,所以我必须得知道他们对待失败的态度。”蒋国飞说。

  井贤栋的回答是:你努力去做了,其实这个东西不一定就是失败,因为你看清楚了这条路走不下去,对公司来说也是好事儿,你可以把资源划到别的地方去,失败是成功之母。

  蒋国飞最终来到了蚂蚁金服,负责整个创新团队。他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去做规划,并了解阿里生态中的各个业务,同时把张辉从NEC挖了过来,负责蚂蚁金服区块链团队。

  自马云对菲律宾朋友承诺后,支付宝一直在试图进入跨境汇款业务领域。随着阿里的边界不断扩大,马云越来越有实力去实现这个承诺。

  2017年2月,蚂蚁金服和Mynt达成战略合作,Mynt旗下拥有菲律宾的电子钱包GCash。三个月后,阿里旗下的香港电子钱包AlipayHK上线,由蚂蚁金服与长江和记实业合资成立,服务香港上百万用户。

  尽管和GCash一直在跨境汇款业务上寻求突破,但进展缓慢,直到遇到了张辉所带领的区块链团队。

  去年年底,跨境汇款项目还处于POC(概念验证)阶段。“金融级的系统你要保障它的安全、可靠性,任何一个信息都不能乱,它是需要一个过程的。”蒋国飞说。

  到了今年,蒋国飞和张辉认为基于区块链技术的跨境汇款服务时机已经成熟。

  春节后,井贤栋带上了几瓶茅台,专门请蒋国飞和张辉等核心技术团队成员喝了顿“壮行酒”,区块链跨境汇款项目正式升级为生产级系统。

  商用难题

  对蒋国飞和张辉来说,自加入蚂蚁金服后,他们过上了创业式的生活,很少再拥有悠闲的周末。一位工作人员称,每到周末,整栋楼里,经常能看见他们两个在加班。

  不论对阿里和蚂蚁金服,还是对腾讯、百度,以及京东来说,区块链都被认为是一个不容错过的赛道。但在抢赛道的过程中,商业化应用至关重要。

  “谁若先成功弄出一个千万级的应用,谁就会在这个领域占据先发优势。”一位业内人士称。

  在今年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井贤栋表示,区块链大规模商业应用是个世界级难题,这个技术一直没有转化成实际生产力。在他看来,区块链商用面临四大挑战:安全、信息保护、交易性能和激励机制。

  井贤栋称,区块链的核心在于用技术创造多方信任机制,解决数据、物、资产和人的可信问题,促进跨机构、跨个体的高效协作。但世界全部数字化以后,参与各方如何信任这些数据,是一个极大的挑战,而区块链是未来数字社会信任的基石。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有很大的区别,数字世界可以复制、更改,如何保证和物理世界一样真实有很大挑战。

  蒋国飞明白,要解决这些挑战,离不开优秀人才。自张辉之后,他不断从海外挖来技术能手。目前,他带领的团队达到了数百人,其中三分之一来自海外。

  链彬是在今年4月26日才加入蚂蚁金服。他是一位密码学专家,系新加坡国立大学数学系硕博和博士后,此前在IBM负责区块链研发。目前,他主要负责区块链隐私保护技术研发。

  “我原来是想当一个数学家,后来阴错阳差的去学了密码学。因为区块链的原因,密码学这个冷门的专业开始变得火爆起来。”链彬说。在他看来,区块链底层技术有两个基础,一个是分布式计算,一个是密码学,其中对密码学的依赖更多。

  张辉称,蚂蚁金服有三个筛选落地项目的标准。一是该项目是不是真正的行业痛点;二是这个痛点是不是一定要通过区块链去解决它,是否已经有了一个强中心化的权威机构在那里;三是从技术上来说是否可行。

  为此,蚂蚁金服区块链团队成立了一个技术委员会。每周四上午10点,在杭州黄龙国际中心1座18楼,技术委员会例会都会准时召开。

  “区块链技术的核心是讲共识,我们就按照这个思维,在组织内部通过技术委员会快速的讨论,然后达成共识。”张辉说。

  随着优秀人才的不断加入,蚂蚁金服在区块链商用上开始不断取得技术突破。

  井贤栋称,蚂蚁金服已经在三大方向取得了突破:通过共识算法的创新,已实现几万笔/秒的大规模交易处理能力;通过数字加密等多个技术,实现了能全面保护区块链上的信息安全,既做到透明可信,又能保证个人隐私;同时,由于未来会存在不同的区块链,蚂蚁金服突破了区块链之间的价值转移和数据交换难题。

  一位业内人士称,在区块链底层技术研发能力上,蚂蚁金服的确处于行业领先。但正如井贤栋所说,如何打破商业化应用难题,才是真正的挑战。

  项目落地

  截至目前,蚂蚁金服对外公开的区块链商用落地项目有五个。除了跨境汇款服务外,蚂蚁金服已经在公益、保险、商品溯源、租房领域进行了尝试。

  蚂蚁金服区块链第一个落地项目是公益。2017年3月16日,支付宝爱心捐赠平台全面引入区块链技术,实现捐赠数据入链,善款来源可追溯。

  五个月后,信美人寿相互保险社上线国内保险业首个爱心救助账户,这个账户也是国内首个运用区块链技术记账的相互保险。

  到了年底,蚂蚁金服自主研发的区块链技术首次落地应用在食品安全和正品溯源上,产自澳洲、新西兰的26个品牌的每罐奶粉都有了自己的“身份证”,即溯源二维码。

  用户在天猫国际上购买并收到奶粉后,打开支付宝APP扫一扫二维码,就可知道包括产地、出厂日期、物流、检验等所有信息。

  和此前商家自录入商品信息不同的是,区块链是让多位“记账师”公正、独立、不可抵赖地完成记账。

  用区块链给洋奶粉办“身份证”只是第一步。天猫国际的全球原产地溯源计划,未来将覆盖全球63个国家和地区,3700个品类,14500个海外品牌,也将向全行业开放。

  蚂蚁金服的第四个项目是租房。对蚂蚁金服区块链团队来说,他们对雄安租房项目印象深刻。

  蒋国飞是在去年“十一”期间接到项目通知的。当时,他刚到美国,飞机一落地打开手机后,便收到钉钉消息。他立刻在团队钉钉群里发了一条消息:“同学们,有一个紧急项目希望大家支持。”

  收到这条消息时,张辉正在回湖南怀化老家的火车上。同样收到消息的还有十几位其他的团队成员,有的已经在五台山,有的在河南,有的在马尼拉。“由于刚好遇上假期,所以他们都分散在世界各处。”

  整个“国庆”期间,蒋国飞每天早晨八点钟起床后第一件事是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开电话会议,然后下午做方案,第二天接着开电话会议。

  但对张辉等其他在国内的成员来说,蒋国飞的早上,便是他们的晚上。“我们这边的节奏则是,白天做方案讨论,然后对应设计方案的开发,以及准备资料,晚上开会。”张辉说。

  张辉记得,当时有一位同事刚好在“国庆”期间新婚,婚礼当天也照常开会,电话会议开到晚上十点后,蒋国飞才把他放走。“总不能让人家错过洞房花烛夜。”蒋国飞笑着说。

  方案最终完成,也得到了雄安新区的认可。

  2018年初,雄安新区正式引入蚂蚁区块链技术,落地租房管理平台,通过将区块链和实名核身技术,以及可信合约技术的融合,打造一个真实房源、真实租户的可信数据平台。

  在雄安租房项目成功后,蚂蚁金服将会在城市生活领域做更多尝试。除了租房,医疗亦是一个很好的应用场景。不过,对于未公开的项目,蒋国飞不愿多谈。

  蒋国飞相信,区块链技术三年内将迎来更大规模的商用,他的愿景是打造出世界级的产品,但“这需要个过程”。

下载津云客户端关注更多精彩

推荐新闻

我来说两句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2-23602087 |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Copyright (C) 2000-2018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