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天津 | 民生 | 广电 | 津抖云 | 微视 | 读图 | 文娱 | 体育 | 图事 | 理论 | 志愿 | 专题 | 工作室 | 不良信息举报
教育 | 健康 | 财经 | 地产 | 天津通 | 旅游 | 时尚 | 购物 | 汽车 | IT | 亲子 | 会计 | 访谈 | 场景秀 | 发布系统

"津云"客户端
  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时代财经 > 中国经济 > 产经动态 正文
关键词:
· 沪指涨0.62%终结三连阴 发触底回升信号  · 单日逆转暗藏三重博弈 反弹需资金"撑腰"  · 中证早评:"黄金坑"成形 三招觅"黄金股"  · 降存款准备金不涨反跌 见顶还是空头陷阱  · 央行降准后再放水A股不领情继续高开低走  · 天津科技城落户项目70个 吸引总投资达730亿元 

张文魁:“我与郎咸平的分歧是根本性的”

http://www.enorth.com.cn  2004-09-03 08:54
 

  ——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副所长张文魁

  ●对于改革带来的痛苦必须要有充分的认识,无论哪个国家,国企改革都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

  ●许多人都以为郎咸平只是抨击国资流失、反对国企改革中对国资的侵吞,其实这并不是问题的要害,要害在于他要停止国企产权改革

  记者:郎咸平教授对国资流失、国企产权改革的质疑引起了越来越热烈的争论,几日前,你作为惟一的反方出席“国资流失与国有经济发展研讨会”,与郎教授正面交锋,后被媒体称为“单刀赴会”。但郎教授近日接受媒体采访说,经过争论后,你们反而达成了基本共识,只有一些技术性细节方面的分歧,是这样的吗?

  张文魁:我不知道朗教授如何得出这个结论的,而媒体都知道那个活动是“刀光剑影”。事实上,经过那次正面交锋,我更加觉得我与他的分歧是根本性的。当然,我对郎教授的人格是充分尊重的,我不喜欢吵架和谩骂。

  在作总结性回应时,我当着郎教授和所有与会者的面说:我与朗教授的根本区别在于他主张停止产权改革,而我主张规范产权改革。许多人都以为郎教授只是抨击国资流失、反对国企改革中对国资的侵吞,其实这并不是问题的要害,要害在于他要停止国企产权改革。

  就在你所指的那个研讨会上,郎教授很明确地说,他信奉国有体制、反对国企产权改革、提倡大政府主义。而我也明确地说,国企产权改革的确存在国资贱卖等问题,但国资贱卖等问题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得到克服和正在逐步被克服,因此产权改革方向是不能改变的。一些人说我对郎教授“上纲上线”,其实郎教授质疑的就是“纲”、“线”。这些都是有现场记录的。

  记者:但是,中国的国企产权改革的确有阴暗面,民众认为这个问题很严重,而郎教授似乎说出了他们的心声。

  张文魁:我从来没有否认过国企产权改革有阴暗面,我在那个会上也说过,我也是一个有血性的人,看到那些丑恶的东西我也感到难过、感到愤慨。

  但是,学者应该以理性的态度、科学的精神来对待这些阴暗面。以郎教授停止产权改革的办法来防止产权改革的阴暗面,其实会使民众受到的损害更大。

  我在那个会上当面对郎教授讲,国企长期以来是靠纳税人、储户、股民的补贴以及对市场的垄断来过日子的,难道这不是对民众的巨大剥夺吗?这是连张卫星们都知道的事实,郎教授为什么看不到呢?因此,对于阴暗面,不能以停止改革的方法来克服,而是要以规范改革、配套改革的方法来克服。

  而且,对于改革带来的痛苦必须要有充分的认识。无论哪个国家,国企改革都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英国在上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由撒切尔夫人主导的国企改革引起了巨大的社会震荡,工会与政府对峙长达数年,罢工浪潮绵延不断。

  上世纪90年代两德合并后,德国对原东德国企进行改革,也引起了严重失业、贫富差距骤然拉大等严重问题。俄罗斯自不必说了。中国应该吸取国际上的经验教训,尽量把改革带来的痛苦程度降到最低。但是,千万不能动摇的是改革的决心。我看到最新一期《财经》杂志的封面文章“波兰寓言”,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就是波兰总理说的“我们成功的最大经验就是改革的决心无比坚定”。

  记者:郎教授说他的每一句话都有数据支持,他的论点都经过严密推理,而你们这些反对他观点的人却做不到这一点,因此,他认为他的观点应该是正确的。

  张文魁:郎教授很喜欢强调这一点,似乎他才掌握了科学分析方法、才得出了符合规律的结论。但事实上,在国企产权改革方面,他恰恰相反。我对郎教授并无任何恶意,而且我对他在公司财务领域的学术造诣是推崇的。

  你认真看一看他停止国企产权改革、国企效率很高等方面的观点,就发现其逻辑是混乱的,甚至可以说是没有逻辑的,数据是零碎的。而且,郎教授的这些观点本身就有自相矛盾之处,他自己可能没有意识到。

  譬如,他认为国企效率高,同时又认为国企搞得好是因为国家政策和贷款的“无限支持”;他主张“大政府主义”,也主张政府要继续扶持国企,又说政府要退出市场。

  郎教授说他要以保护小股东的利益为己任,又说要以保护国资为己任,殊不知这两者在很大程度是矛盾的,不知道他以后要偏向哪一边。

  其实,对于中国国企效率、国企改革问题,无论国内还是国际经济研究机构、经济学家,包括世界银行、IMF、OECD、中国社科院、国研中心等,都有许多的研究成果,数据非常充实,逻辑非常严密,翻阅历年的学术刊物和出版物就知道了。郎教授可能过分注重公司财务方面的文献阅读,而这方面的文献阅读量可能很不够。

  记者:国资流失毕竟是一个全国上下都很关心的问题,如果不能有效防止国资流失,国企产权改革将会受到很大影响。

  张文魁:只要实行公开性、竞争性的国资交易程序,国资流失是可以有效避免的。事实上,无论党政部门还是专家学者,过去多年来就对防止国资流失高度重视,我个人在关于国资管理体制改革方面就提出中央政府要“统一制订国有股转让的原则和程序,国有股转让要实行公开性、竞争性。”国务院国资委成立后,先后出台了《关于规范国有企业改制工作的意见》和《企业国有产权转让暂行办法》。我作了一些调查研究,这两个文件实施后对于防止国资流失的效果是明显的。

  国资流失争议还涉及到对国资质量的判断以及对改制成本的支付。许多国企的账面资产有大量的不良不实资产,所以改制时国资大量“缩水”是完全正常的。改制时还要进行职工身份转换、实现社保并轨,等等,需要支付巨额的改制成本,而目前比较普遍的做法是用本企业的资产来支付改制成本。当然,以国有资产来抵扣改制成本并不是好办法,也容易发生暗箱操作,所以我个人一直在呼吁加快建立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制度,使改制成本的支付能够公开透明和统筹进行。

  另外,政府也可能有意识地将国资以低于正常值的价格卖掉,这背后可能反映了政府对卖价之外的其他特定经济社会目标的追求,譬如说职工就业、新控制人增量投资,等等。上世纪90年代东西德合并后,德国对原东德国企基本上都是以极低的价格出售,譬如以1马克的象征性价格出售。

  我们知道,原东德国企的账面资产达到万亿马克以上,而出售完之后,政府反而贴进去了几百亿马克。为什么?因为德国政府觉得就业、新控制人投入增量资本增加企业的竞争力等目标比卖价更重要,只要能够实现那两个目标,就可以对卖价作大幅度折让。

  我在调研中发现中国的地方政府在出售国企时也有同样倾向。以卖价折让来实现就业和增量资本投资这些目标,实际上就是政府对国企的一种补贴。国企在改制时都还需要政府的一大笔补贴,从这个角度也说明国企是非改革不可的。

稿源 国际金融报 编辑 张晋
文章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入市风险自担。
 北方网精彩内容推荐
·新闻频道 ·体育频道
天津师大八里台校区搬迁 校区外图书馆一并迁出
杭州导致大批航班延误的UFO视频照片曝光(组图)
姐姐偷情找孪生妹妹顶包瞒丈夫 买彩中奖引血案
我军公布海上演练场景 美媒称黄海军演是在玩火
任志强北京西单驾奔驰车撞翻三轮车 负全责(图)
萨沙即将加盟泰达 乌联赛最佳射手无限接近天津
泰达长春战仍在泰达球场 后7个主场将移师水滴
泰达引进前江苏铁闸 智利高产射手有望签约(图)
德国医生解读比赛前性爱 揭秘是否摧毁球员状态
詹姆斯今日宣布去向 热火或华丽“三人组”(图)
宗庆后:身家70亿美元抽的烟却只有12元一包
唐骏"学历门"到底谁在作假 西太平洋大学有玄机
李书福:收购沃尔沃,吉利得到了什么?
·科技频道 ·娱乐频道
美国驯兽员遭老虎攻击巧用充气玩具脱身(组图)
克罗地亚渔夫捕获90公斤重超大鲶鱼(组图)
杭州仍在搜索机场不明飞行物踪迹(图)
英国男子用金属探测器挖出5万枚罗马古钱币
考古学家发现血腥农庄 古罗马人曾屠杀大量婴儿
周慧敏吴君如狂吻照曝光 玉女复出破从艺尺度
年轻女演员裸死酒店浴缸 生前曾遭导演潜规则
新版“黛玉裸死”被指色情 李少红:这叫现代感
低俗女星遭封杀 兽兽闫凤娇都“白脱了”(组图)
贾宏声追思会筹备中 张杨证实周迅的确有痛哭
关闭窗口
| 北方网最新新闻排行 | 财经热点新闻排行 |
无标题文档
天津民生资讯
天气交通 天津福彩 每月影讯 二手市场
空气质量 天津股票 广播节目 二手房源
失物招领 股市大擂台 天视节目 每日房价
热点专题
北京奥运圣火传递和谐之旅 迎奥运 讲文明 树新风
解放思想 干事创业 科学发展 同在一方热土 共建美好家园
2008天津夏季达沃斯论坛 《今日股市观察》视频
北方网网络相声频道在线收听 2008高考招生简章 复习冲刺
天津自然博物馆馆藏精品展示 2008年天津中考问题解答
带你了解08春夏服饰流行趋势 完美塑身 舞动肚皮舞(视频)
C-NCAP碰撞试验—雪佛兰景程 特殊时期善待自己 孕期检查
热点新闻排行 财经 体育 娱乐 汽车 IT 时尚 健康 教育

Copyright (C) 2000-2022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